无法查看此ID

【授权翻译/冷闪】Cold Hard Cash · Chapter 1

原作:闪电侠TV

作者:meowitskatmofo

预警:无能力AU;黑帮AU;性胁迫;BDSM;钱色交易

原文地址:

翻译授权:

个人碎碎念:

现在吃Coldflash是不是有些晚了,我好像总是错过合适的入坑时间。入坑晚唯一的好处就是能大嚼lof里太太们以前产的粮而得以对北极圈的寒冷视而不见,然而存粮吃完了,只能捡起扔下超久的英语寻找新出路了。这对真的好冷啊饥饿(´;︵;`)

因为是第一次尝试翻译,而且很久没有动过笔了,在准确翻译的及格线上挣扎。有什么错谬的话,请务必指正!(请温柔地

————————————————

八十六美元十九美分。

Barry Allen...

【叶邱】梦魔

“所以,”男人敏锐地从少年的话语中捕捉到重点,不留痕迹引导他避开真相,并坏心眼儿地微笑着低头问询:“这里是我的梦境?”


 一反刚才向对方介绍梦境世界时的沉稳,介于幼生期与成熟期之间的梦魔拘谨地拢起自己灰黑的双翼,末端带着利刺的细尾不自觉地缠绕上自己赤裸的脚踝。与这个种族传统的艳丽张扬相比,邱非未免有些过分的清俊朴素,连那双梦魔们引以为傲的有着爱情魔力的惑人金眼中,也格格不入地流淌着赤诚与坦荡,如同黏稠的蜂蜜一般显出温暖的色泽。


“是这样没错,”他尝试为做自己申辩,清澈的声线因慌张而带有细微颤抖,显然他并不想因为自己无意的入侵行为给面前的人类留下糟糕...

【47H/叶周】舞姬

 @叶神生贺49H企划进行时 

字数:3033

备注:造型参考奇迹暖暖西域舞娘套装,这是16年5月6日曾经透过的梗,说是要在高考后写,好吧,高考后一年也是高考后:)

—————————————————————————

外链

【双叶】焚身(上)

焚身(下)

————————————

       男人背靠着石墙席地而坐,身上的武器早已被人搜走,沾满尘土的长风衣曳在地上微微堆叠起来,显得陈旧而落魄。然而他虽被囚于石室,处境狼狈,却依然显得不慌不忙,被镣铐锁起的双手悠然交叠在屈起的膝盖上,放松的身姿从容不已。


       他听见战训靴踏在地上特有的清脆响声,有人低声屏退旁人独自进入了石室,于是低垂的脸上露出一丝隐约的笑意,但却依旧不作动作,仿佛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一般。他知道那是谁...

【11H/叶乐】泛舟

 @叶乐24H企划进行时 

字数:差几十个字,四舍五入抹平吧

AU,PWP预警

———————

树影参差,青瓦井然,墨绿玉般的江水蜿蜒出城入了山洼。

人声俱静,蝉响稀疏,夜半江面的茫茫雾气随风婆然而动。

明月皎光将细若米粒的星辰驱入浓黑的夜幕后,尘世间的灯火也在此等清辉之下失色。

一叶乌篷船孤零零荡在江面,乳白的雾气流动在船篷间,借着月辉能依稀辨认出船舱内摆好的酒席与静坐的人影。

一矮几,一酒壶,两盏酒杯,半碗花生。


清风徐徐,叶舟缓进,船上人青衣散发,盘腿而坐。他挽袖将两盏酒杯一一斟满,望望船外,水色潋滟,浮天无岸,屋影树影皆随水波而动,一派水乡...

【17H/叶喻】破晓前夕

 @叶喻24H企划进行时 

字数:够的!

AU,《嗜血破晓/daybreaker》

这个设定的吸血鬼除吸血怕光长生外,完全和人类一样,无特殊能力。

建议先看最下面的电影简介

然后本文前情就是

疫病爆发后政府要求捕捉人类提供血液,军方的老叶对此并不配合,于是某人(知名不具)就指使手下把老叶设计到太阳底下烧死他,但是吸血鬼老叶被烧之后跌入河流,于是没死变成了有血液抗体的人类,随后遇到了陈果等逃避政府追捕的在野人类团体。发现了吸血鬼病毒治疗方法的老叶决定老夫聊发少年狂当一回救世主把病毒解决掉,于是去找自己觉得蔫坏蔫坏但十分值得信任的喻打了一炮,顺便和他交流了一下里应外...

【22H/叶莫】海

 @叶莫12H企划进行时 

字数:2000+

————————————

远海的海水只有表面被阳光照亮的一层是有温度的,短暂的暖意后,海水便显露出令人生畏的刺骨。那种深刻的寒冷与永无止境的下沉令人无助而绝望几乎让人错以为被刀锋割裂了皮肤,汩汩的海水不断冲击着那割裂的伤口,带出更多的疼痛。

莫凡勉强自海水中睁开双眼,海面下的阳光隐隐绰绰,带着种恍若隔世的恍惚感,而不断下潜与光亮背离的他似乎将要坠落九个晨昏来到地狱。短暂的空茫后,他迷蒙着把眼底的焦距从斑斓闪亮的水面聚集到眼前这张面容上。

咸涩的带着硫磺味的海水让他双眼刺痛,可他却定定不愿合上眼睑。较之故事里蛊惑人心的海...

【5H/叶邱】诗人

 @叶邱12H企划进行时 

字数:3k9(四舍五入一下这可是将近一个万啊

友情提醒:大家以后慎用小黑屋的字数锁定(微笑

——————————

  四处行吟的诗人在秋天的时候到来。

  来自远方的吟游诗人流浪在金黄的麦田间,麦叶间的风吹起他棕色的夹克与亚麻色的衣角,与翻滚涌动着的麦浪融成一幅暖色系的油画。天边璨金色的夕阳斜斜映下,为那双搭在风琴上的手画上一抹古典的色彩。尖细的指尖灵巧地掠过黑白键钮,洋洋洒洒挥洒出一串率性的音律,夕阳的金红便流淌在那跃动的指间。

  广阔麦田的那一端是大陆上最繁华的城市之一,吟游诗人从遥远的麦田的另一端来,遥远得要越过麦田间那潺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