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查看此ID

【all苍】辱

【R文】

【拖欠的点文补全4000+】

【苍云削了但一点也不心疼他】

【这绝壁是我萌的唯一一个all受cp】

空气中的杀气战意已然渐渐平息,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更为凝重僵持不下的紧绷感。颜色厚重仿若能吸尽光亮的重甲散落一地,只着贴身衣物的苍云闭目仰躺在地上,较之往昔散去了五六分戾气。干燥微风吹过,扬起的黄沙拍打在他身上,他眉峰敛起,更给添了几分落魄颓唐气。

在场的另一人在一旁席地坐了少许时间,喘匀了刚才激斗而引发的紊乱气息这才起身。那是天策门下的军人,与苍云只剩下亵衣的姿态不同的是,他一袭银甲熠熠生辉。说细来这位或许还能和苍云称上句同袍,可惜他似乎并不领这份同僚之情,先前便卸了苍云的甲,又从坐骑身上取下缰绳,将苍云的手牢牢缚在身后。

此时他用足尖踩住陌刀的边缘,一个发力将其凌空踢起,长长的陌刀在空中侧着翻滚了一下,刀柄正巧被抓在了手中。用惯了长枪的天策好像还不适应这份手感,手指一松一紧将它在手中掂了掂,而后生涩地甩了个有模有样的刀花刀尖向前一松,正指向倒在地上的苍云。

那雕刻着兽纹的战盾被人拿来垫在苍云的腰下,使他被迫挺起了腰腹,被碾碎的黄沙和凝结成黑色的血液混合在一起涂满了整个盾面,上面的血污在白色的亵衣上蹭出一片污迹。平日里竖在身前替他挡下敌袭的战盾,此时却成了天策羞辱他的助力。

而那把曾经和苍云出生入死的陌刀泛着无情的银光,尖利的刀尖正抵在他的喉结上。没有料到陌刀竟然如此锋利的天策起初没控制好自己的力度,在苍云的喉咙上带出一条极细的血线。但毕竟是个身经百战的军人,经过一番调整,天策总算能控制住不再在苍云身上制造出细小的伤痕了。

苍云不适地昂着头,蓦地睁开紧闭的双眼,那双眼就如同来自大雪山里最自由的孤狼,闪着孤傲仇恨的光芒。天策胁迫他脖颈的动作滞留了一会儿,并不满意于这被俘获的猎物的态度,脸色有些阴沉。但随即勾唇,手腕一转,用精准的力道引着刀尖下滑至苍云的领口。长刀一翻,散了一身亵衣,常年被覆盖在重甲下的躯体苍白而健壮,裸露出来的胸膛紧绷着,鼓出明显的肌肉。

握刀的手指抵住刀把末处轻抖,使刀尖在苍云的胸膛上游走,勾画出一条条白痕,未几,那条条白痕便因充血而泛出红色。使这常年悍然严肃四处征伐的战士沾染上瑰丽这个词。

余下内容:贴吧

评论(17)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