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查看此ID

叶莫:可怜的莫凡哟,是谁的双手蒙住了你的眼?(02)

——荣耀联盟不思议事件簿·叶莫线》

目录

  01  02  03  04

新春联文,1V1,叶莫线 

——————————

  这样的前途谁爱要谁要去!莫凡扯了扯刚套上的上衣,把衣服穿妥帖了,不动声色地留意了一下叶修的动向,暗地里转了转脚尖,将身体的重心向后。上衣get√,拾取败者掉落的物品,三分钟的大神战力已经开启。

  “我是叶修。”叶修向他伸出了手,理所当然地报出了自己在异能者中赫赫有名的姓名。他对眼前这个年轻人抱有极大的兴趣,毕竟遇到那种事谁都会影响深刻的——已经被重新逮捕的逃犯在服法的那一刻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皮带不翼而飞,继而只能苦巴巴地提着自己没有皮带的裤子被收监——想着逃犯那张苦逼脸,叶修觉得这样的能力太对自己胃口了,于是他邀请道:“小同志要不要跟着我干?”

  莫凡不语,沉默着压低了腰身,全然没有考虑跟着叶修混的可能。他在寻找一个间隙,一个对方疏忽的间隙,哪怕这个疏忽只有0.1秒,他也会有很大几率可以凭借被第三阶段异能提高的战斗能力逃离此处。

  然而拾取物品后的“大神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分钟,他依旧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清楚的知道眼前这人有多可怕,在不久前的那场追逐中,他同样因为拾取了皮带而进入“大神时间”。但即使有着异能的加成,他所能做到的也只是勉强维持自己不被抓到。

  没有等到莫凡的回音,叶修像是百般无聊的向后一靠,将浑身的重量交托在身后的墙上。他略微抬了抬下巴,懒散半阖的眼眸中漾过一丝流光。莫凡听见他轻轻笑了一声,就像是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贴上了他的后脊,让他一个激灵。

  跑!离这个人远远的!莫凡感觉汗湿的后颈一阵发凉,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叫喧着危险!

  他看见叶修略微歪了一下头,心情不错地将手中的烟再次叼到口中,吐出袅袅的烟气,模糊了两人之间的空间。

  机会!莫凡几乎把自己绷成了一张弓弩,在抓到机会的那一刻猛然发力,飞快地在身后抛下撒菱阻碍追者的行动,蹿升跃起,只消片刻他就能跃出墙逃出去。

  砰!随着一声低沉枪响,一条一米长的带着茂盛枝叶的遒劲树枝哗啦啦地向跃起的莫凡压下,迎面而来的下落物直接躲避不及的莫凡压倒在地上,先前抛在地上的撒菱让他自食恶果,刺在身上疼痛难耐。

  叶修不知何时将千机伞拿在了手里,伞尖斜斜上抬,腾起轻薄的硝烟。就在刚才,伞尖射出的子弹折断了那根让莫凡猝不及防的树枝。

  莫凡挣扎着试图从树枝底下爬出来,叶修却吸尽最后一口烟,将烟头扔在地上碾灭,施施然上前蹲在莫凡面前,漫不经心地笑道:“抱歉啦,我当你没听见……”

  鸣枪提醒?就算真的没听见我也不需要这样的提醒啊喂!大家都是文化人,为何要这样粗鲁!

  莫凡扯开勾住自己后衣领的枝条,面色怏怏瞪着叶修。突然,冰凉的金属突兀贴上了他的下巴,危机感窜上头皮,他猛地五指一收,紧张地从腰侧抓出一把手里剑。

  叶修用伞尖挑起了他的下巴,迫使他直视自己,伞尖上尚且残留的硝烟味让莫凡咽喉一紧,艰难地吞了口唾沫。叶修勾出一个慵懒随意的笑,眼眸里像是有着北极上空的极光,他垂下眼俯视莫凡:“五险一金,节假双休,现在跟着哥,待遇从优~”

  如果你的伞不会射出子弹,我会万分感谢的。三分钟已经过去,莫凡的身躯微微战栗,勉强维持着自己表面的镇定,伸手推了推抵住自己下巴的伞,没推动,于是迫于淫威真心诚意地表示自己愿上贼船。

  闻言,叶修爽快地收起了千机伞,将其恢复为徽章装进兜里,然后大力拍了拍莫凡的肩:“能屈能伸啊!小同志,哥真是越来越欣赏你了——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叫你大爷,莫凡腹诽了一下,憋屈老实地回答:“……莫凡。”




  在加入兴欣之后,莫凡的生活其实和过去也差不多,从以前的“家——拾荒——逃窜——家”变成了“家——出任务顺带拾荒——家”。这么看其实小日子过的还是不错的,莫凡默默安慰自己,至少不用逃窜了。

  兴欣的大家对于这个新加入的小伙伴还是蛮好奇的,毕竟是叶处长亲自拐带招收来的人,但莫凡独来独往的个性让他们之间的对话基本每次都维持在三句之内,往后便是无休止的冷场,要疯!

  他简直孤僻的不可思议!兴欣的其他人评价道。

  但莫凡自己却感觉良好:出任务——完成;和兴欣每个人见一次面——完成;清点拾荒得来的物品——完成。莫凡觉得,再也没有一个能比自己更懂得兼顾事业和人际交流的宝宝啦!

  在忍耐多日后,那种和莫凡交流的诡异气氛几乎把兴欣的每个人都弄得抓狂了,他们终于逮着一个机会把莫凡拉了出来,商量着大家一起去酒吧喝个小酒交流交流感情什么的。

  男人之间的感情不是打出来的就是喝出来的!方锐信誓旦旦地说,成不了提头来见!

  周围稀稀拉拉响起一片掌声,勉强地表示:我们看好你!

  真的到酒吧开了卡座之后,莫凡不出众人所料拒绝了方锐一个劲儿安利的哥顿,捧着一杯牛奶乖乖地坐在边上啜着。方锐遗憾地表示自己的方法只对对男人有效,对男孩就只能说抱歉了,转头就和魏琛拼酒去了。

  男孩你妹,莫凡在角落里撇了撇嘴,放下牛奶从苏沐橙那里抓了一把瓜子,就在不久之前两个人意料之外建立起了嗑瓜子的革命友谊。

  当叶修风尘仆仆结束任务在酒吧里找到他们时,魏琛和方锐的行酒令已经数到了“六十八只青蛙六十八张嘴”,如此无聊的气氛之下,其余人无一不是昏昏欲睡——应该说基本上都干脆地躺倒了。

  叶修一眼看见鹤立鸡群精神奕奕围观着方锐和魏琛的莫凡,有些意外地伸手打了个招呼:“哟,小莫同志也在呢?”

  莫凡歪头想了想,觉得人际关系良好的自己应该体现出应有的伙伴力,于是摊手抬起露出掌心的瓜子,无声地邀请叶修一起嗑。叶修瞧了瞧莫凡手心里的瓜子,上前拎开他身边的瓜子袋坐下,直接从莫凡手中取了一颗。

  喧闹的酒吧里,两个人并排坐着嗑瓜子,周围睡倒了一片人,真是有一种诡谲的安逸。

  “……”方锐输了,诶,有东西掉落。莫凡眼睛一亮,霍然起身。

  “内裤就不用拾了。”叶修拍掉自己手上的瓜子,上前蒙住了围观行酒令的莫凡的眼,真心诚意地建议道。


评论(32)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