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查看此ID

叶莫:可怜的莫凡哟,是谁的双手蒙住了你的眼?(03)

——荣耀联盟不思议事件簿·叶莫线》

目录

  01   02  03  04

新春联文,1V1,叶莫线 

对不起我是个骗子,我吃巧克力并没有狗带

巧妙运用春秋笔法略过吻戏(//∇//)

—————————

自上一次尴尬的行酒令事件后,魏琛对莫凡各种意义上的大加赞赏,眼神慈祥地跟老母鸡看自己鸡崽一样。他摇头感慨,击节称赞,再借用一下叶修的评价:这个小青年合自己胃口,有前途啊!真真的有前途!

于是顶着方锐悲愤欲绝的目光,每次拼酒魏琛都幸灾乐祸地带着莫凡玩,然后一脸舒坦地看着方锐狼狈地掉落衣服鞋子,笑得乐不可支——反正行酒令和拼酒魏琛笃定自己不会输。论喝酒,整个十九处他称第二,没人敢做第一。

惨遭异能蹂躏的方锐对莫凡就产生了一种微妙而复杂的感官,真诚的双眼充满感性的泪水:这好好一个孩子,根正苗红的,这异能怎么就那么糟心呢?

方锐有心抱怨,然而莫凡却表现地是一副懵懂内向的乖巧样,又是叶修亲自带回来的,顾虑到自己仅剩的良知和叶修的淫威,方锐只能打落的牙齿往肚子里吞,忍了。

往后兴欣再有出去浪的集体活动,方锐总会无视魏琛的嘲笑,晚娘脸地拎个小袋袋,装个便携式更衣间以防万一。毕竟躲又躲不掉……啊~西湖的水~

这种闻者伤心听者流泪的情况一直持续到叶修和莫凡携手脱团,这才在方锐泣不成声的表情中迎来了新生,变得更令人发指了。脱团之后再有这种分输赢的活动时,叶修就招呼着莫凡到自己身旁,往后挪挪让莫凡坐自己怀里。六厘米的身高差正巧让叶修把下巴搁在莫凡的肩上,一旦方锐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东西掉落,就恃着自己的手速给莫凡的眼睛蒙上。

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蒙上?叶修抖抖烟表示,一开始就蒙上莫凡的异能就不能触发了,如果连方锐掉落物品这种乐趣都没有,那样的聚会还有什么意义?

虽然脱团前后伤害方锐的效果没差多少,但兴欣的其他人表示自己的双眼受到了极大的创伤,精神上也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打击。其中以魏琛为甚,那小眼神,简直和看见了自家鸡崽跟在狐狸身后亦步亦趋啄虫子吃一样。于是派魏琛为代表,兴欣众人亲切地关心了一下叶修的脸的去向,并表示,可以张贴一张“寻脸启事”,钱公账上扣。

叶修面对这样热烈的质询,等方锐提上秋裤后松开捂住莫凡的双眼,才笑:“不要脸?我现在都已经坐怀不乱了,还不够要脸?再要,那就是二皮脸了!”

卡座里响起了一片整齐的呵呵声……


叶修和莫凡已经是处里公认的烧烧烧对象了,可实话说,至少两人中的莫凡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脱团的,简直诡异异常风驰电掣,但结果都出来了何必在意过程呢,看对眼不需要理由!

那是一个寒冷的二月十四,住满了单身狗的国安小区里弥漫着肃杀的气息,又到了FFF团出征的日子了。休着年假的一群人安排好了情人节活动,浩浩荡荡出门寻个地方去度过一个难眠的单身狗之夜了,要知道,每个情侣身边都应该有一个甘于奉献的电灯泡。

整个小区里只剩下昼出夜伏补眠的叶修和孤僻离群的莫凡,叶修睡的差不多了已经是晚上七八点,揣了桌子上的零钱出门买泡面吃。赶巧遇上同样在夜晚活动的莫凡,虽

说莫凡是叶修特招进来的,但由于是半胁迫的性质,两人也不算太亲厚。关系最好的时候,也就是前几天酒吧里两人一起嗑瓜子看方锐掉胖次。

同样出来觅食的莫凡看见睡醒后依旧懒洋洋的叶修,疑惑于叶修为何没有和别人一起出去,但惊讶稍纵即逝,他将疑问抛置脑后,决定再次展示一下自己的伙伴力,于是自以为热情地向叶修点点头,打了个招呼。

叶修出门时随手从衣架上捞了一件风衣披着,懒散地未扣上纽扣,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夹了根火星明灭的烟。外面风大,把风衣吹地衣摆飞扬,冷风钻入了衣袍内,于是叶修便斜叼着烟,空出一只手扯住了风衣领。看见莫凡点头向他打招呼,同样回以点头示意,从口袋中伸出手,取下唇间的烟抖落长长的一截烟灰,顺带问道:“莫凡同志出来吃饭?”

莫凡继续点头,穿着便服的他没有佩戴面罩,冷风便直接扑打在他的脸上,吹红了他的鼻尖与耳垂。

叶修慢悠悠啜了口烟,干净修长的手指理了理自己被风吹乱的黑发,随口邀请:“那一起?”

莫凡低下头,避过迎面吹在他脸上的风,落后半步跟在叶修身后。既然邀请了莫凡一起,吃泡面位面就太寒颤了,叶修带着莫凡溜达到了一家餐馆。也许是天生幸运值爆棚,也许是过了吃晚饭的时间,也许是今天的情侣都吃饭飞快准备饭后去做些浪漫的事,总之,两人刚到餐馆,赶巧就空出一桌。

餐馆里环境也不错,灯光是柔和的昏黄,音乐也放的舒缓,不知为何今天安排的都是双人座,每桌上还摆了蜡烛玫瑰,看着倒是温馨。

如果接下来你想的是两人甜甜蜜蜜互相喂饭,那你为什么还留在人间,上天呀!

莫凡是个不爱说话的,叶修也不是一个人就能聊起来的话唠,这样两个人在餐馆还能干什么?相顾无言,得嘞,吃饭吧。结账的时候叶修看着打了折的账单,倒是有些惊讶,今天什么日子竟然还搞优惠?旁边的莫凡也是一脸疑惑,对啊,今天什么日子?

情人节这个词对于这两个人来说,就和正常人听到白俄罗斯的伊万库帕拉节一样,完全不存在于他们的日历上。店员热心地解释了一下情人节的打折优惠,并告知,如果情侣在店里接吻留念的话可获赠一盒巧克力。

于是,当莫凡拿着巧克力走出餐厅时,整个人还处于当机状态,只觉得鼻尖依旧萦绕着烟味。叶修倒还是一副镇定的样子,如果忽视他手中不小心捏扁的烟尾的话。

既然情人节有优惠的话……不如逛个街看个电影吃个夜宵?

勤俭持家的莫凡微红着脸,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总之,当其他人愉悦地和人民们分享了自己的光亮然后回到小区后,他们发现自己作为电灯泡的光亮得到了蔑视,那两人,一个镁,一个氧,剧烈反应……

评论(42)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