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查看此ID

【6H/叶韩】《点绛》

 @叶攻49H企划进行时 

CP:叶修X韩文清

字数:4148

戏子paro

——————————

  这晋城内出名的戏班有两家,西城的霸图擅生行,一出《群借华》常引得万人空巷,东家的嘉世以《贵妃醉酒》闻名,每逢出演,台下便是人头攒动。两家皆是背景深厚,比起那野班草台少了不少腌臜,又加上两位台柱儿行腔细腻、韵味醇厚,满城莫不是追捧至极。

  今次却是例外,京里下来一位年少有为的大将,虽说只有而立,却手握军政大权。地方上几位逢迎的官员,忙不迭上了两家戏班,好说歹说劝着两家合演了一出《霸王别姬》。

  早年两家底蕴不深时早有过合作,那时候虞姬一吟、霸王一喝,举座皆是悲凉,让人久不能忘。只后来两家各自走了各自的路,关系算不上水火不容,却再也没有合演过,当年那出让人魂牵梦绕的《霸王别姬》,也便成了绝唱。

  今日那少年将军上座,是间雅室,周围恭敬着侍奉些官员,百姓挤满了戏楼却远远避着不敢走近,只是心有好奇不断往往被隔得严严实实的雅室,然而这番好奇却在听得一阵胡琴锣鼓后被抛却,所有人都将视线调转上了戏台。

  那虞姬的唱腔一声比一声婉转情深,勾得人满心哀切,霸王一亮嗓亦是气魄盖世,悲凉之气顿生。端的是虞姬梦回、霸王附体,唱至精彩之处台下一片沸反盈天的叫好。

  少将静坐雅室内,浅浅呷了口茶,看着台上的戏子,似乎丝毫未被台上台下的气氛感染,独独那目中晦涩至极。

  “嘉世的……”他迟疑了一下,将那个名儿在口中玩味了会儿才缓缓吐出:“一叶之秋?倒是挺有意思。”

  身旁逢迎的人压了压自己的官帽,额角冒汗,连声应诺,便是将军有意,不比那些供人玩弄的伶人戏子,嘉世的这位老板可不好请。

  

  

  

  戏楼上下的盛况约莫持续了三两钟头,这才丝竹渐悄,锣鼓渐歇。绕梁的高喝浅吟骤然褪去,满座的喝彩随着华服浓妆戏子的退场而烟消云散,片刻衣料的摩擦和低声的脚步,方才站满看客的看台上已只剩下萧瑟的茶碗。

  台下临时搭起的化妆棚里,整齐列着几张妆台,几张长条木凳,可戏子们已卸了妆容离去,胭脂油彩散乱堆在桌旁,于是这里便空落落地掩着门,悄寂得没有声息。

  韩文清卸去了一身繁琐的行头,洗去了脸上的油彩,舒了口气从霸图那一边的妆室内走出,却见嘉世那侧木门半掩,想起那些闲言碎语,那将军指名自己的老对手去作陪,不由皱眉。推了门,却见叶修除去了厚重的戏服,脸上的妆容却未卸去,斜倚在在一根柱子上。

  叶修见韩文清进来,抖了抖长长的黄铜烟杆,吐出一口轻轻袅袅的白烟。飘渺的白烟之后,旦角精致勾画的凤眼斜入鬓角,艳色的红唇微微上挑,胭脂从眼角开始淡淡地铺到双颊,端的是勾人心魄。

  叶修斜过身,黄铜烟锅缭绕升着烟气,在妆台前磕了磕。他笑道,嗓子因吞了口烟儿略微沙哑,不复台上吟唱的圆润:“你来……倒是稀客。”

  韩文清没有应声,皱眉上前,伸手欲夺过叶修手中的烟杆,眉宇间是让人胆战的凶煞气儿。然而叶修却全然不惧,轻巧地抬手躲了开去,笑吟吟又吸了一口,眉梢上挂着轻描淡写的调笑。

  韩文清一滞,觉得心口就像是被虞姬鱼鳞甲上的流苏划过,有种细微却不容忽视的触动。他喉结一滚,堪堪掩饰下自己的异样,带了点责怪地沉声道:“刚下台子就点烟,你是不要嗓子了?”

  叶修垂眉,抖了抖烟杆,没有了戏台上旦角的妩媚婉转,但属于他本人不羁风流的惊艳,恰在这一低头一敛目中。韩文清一滞,倒像是看见了两人年轻时跟着师父练着唱念做打,不期然抬首对视的场景。

  只是一晃神,低着头的叶修却自唇边勾出一个笑,慵懒的,带了些坏心眼儿的。旋即便是不期然的失重,站在妆台旁的叶修勾了他的脚将向前拉去,使的股巧劲儿,不消多少力道便轻易将他给拉了过去。

  几乎是朝着叶修怀中撞去,韩文清踉跄地向前跌撞几步,双手撑在妆台上,这才稳住了身形,臂间圈着比他稍矮几分的叶修。甫一低头,叶修脸上铺着的细粉,眼角描着的胭脂,微茫的烟气已经散作薄薄的一层,那精致至极的妆容纤毫毕现,似乎只消再垂垂头就能触上。

长微博

简书

不老歌

AO3

【END】

注:

封箱:封箱典礼之后戏班便不再演戏,一直到来年开台

反串:唱不是自己行当的戏,比如旦角唱生角的戏,平时是不反串的,只在封箱演出时博观众一笑

评论(28)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