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查看此ID

【36H/叶周】《星芒》

 @叶攻49H企划进行时 

CP:叶修X周泽楷

字数:7885

Underworld Paro

【失去了码肉的能力QwQ这个人已经纯情得连自己都不忍看了

——————————

  这座城里不常能见到星芒,近海的天空积攒着厚厚的云层,将来自远天的光亮隔绝在外。就算有几丝侥幸透过浓云落下的光芒,最后也如水消失在水中一般,悄然无声地融入了城市夜景的五光十色中,让人再也探不得分毫。

  轮回,一个恶名昭著的黑手党家族盘踞在这座城上。

  周泽楷是轮回最优秀的杀手,但凡交由他的名字,没有再能出现在世上的。然而没有任务的时候,他却常常一个人坐在窗边,抿着唇,认真地擦拭着被火药熏染磨损的枪械,单调而枯燥,一遍又一遍,轴承上的油都已经亮得刺眼。

  即使家族给了他莫大的尊荣与自由,他也没有酒色的放松,没有喧嚣的嬉闹,他的生活刻板得如同最虔诚的苦修士。旁人看来孤独得让人崩溃的日子,对于周泽楷来说却并非是不可忍耐的。也许是因为他如今本就活在黑暗里,仅有的几许光亮随着过往的泯灭而被死死关在心底,所以再怎样冷寂再怎样乏味,也不过是尔尔。

  在漫长而枯寂的沉默中,他偶然抬头望望白底金边的洛可可风大窗,莹透的玻璃倒影出的是近处黑色寂静的阴影和远处繁华闹市里耀眼灼目的霓虹——这是一座很美的城,灯火辉煌中有着他的兄弟、他的责任、他守护的一切——唯一令人可惜的是,它没有星芒。

  他是一个黑手党的杀手,但他却极具浪漫情怀也极其格格不入地喜爱星芒。他对于星芒的追求,也许来自于很久很久之前,记忆中那片旷野上无边的星海,天宇下的人类是何等的渺小,即使他们造出了火炮枪弹,即使他们的战争导致了无数橙白色耀眼的火光,但却也无法与星海浩瀚的光相比。那片星海记载了他的过往,也记载了他生命中最纯粹的快乐。

  周泽楷的童年在战争中度过,他记得在一片烟尘缭绕中自己的母亲眼中装满了星光,他记得在一片枪林弹雨中自己的邻人同乡眼中同样装满了星光,那是对生的执着追求,那是对未来的坚定信念。可长枪火炮夺不走他家乡那片旷野星海的光辉,却熄灭了他家人眼中的星星。

  因为失去,所以珍惜,所以追求。

  他是个出类拔萃的黑手党,优秀得那么耀眼,却又宛若一个不存在的人,独自一人擦着抢,眺着窗外,把玩着那粒小小的星形胸章,就算家族中其他的成员前来邀约,他也只会恬静地在一旁笑着。家族中的阁下看着这个自己颇为欣赏的优秀后辈,劝告他年轻人不该那么闷,应该去找找自己想要的东西。周泽楷只是安静地笑着不说话,指尖摩挲着枪把上粗糙的纹路,等候着这位把他从战火中拯救出来的长者把话说完,然后恭顺地行了礼,以前怎么样还是怎么样。平日里乖巧得很的人,这时候偏偏犟了起来,我行我素。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心里少了些什么,可却不知如何寻回,只能任由那片空洞愈来愈大。



  周泽楷喜欢星芒,可他却常驻在一座没有星芒的城。周泽楷爱着这座没有星芒的城,也爱着记忆中那一点一点的闪烁,最终能够聊以慰藉的只有胸口那天然水晶制成的星星胸章,可水晶的光泽终究比不上那穿越了千万年而来的亘古星光。

  去别的家族势力范围执行任务,这是周泽楷少有的从这座城厚厚的云层中离开的机会,他珍惜这样的机会,却也不会怠慢任务。找到那个曾经身居高位却带着重要资料叛逃的叛徒,他冷静地收割着生命,演绎着同火与血的黑手党生活截然不同地安详与宁静,如同一幅残忍美丽的画。他头顶的星辰挥洒着细碎的光亮,如雾、如梦、如一首盘旋向上的歌,轻盈地洒满了天空,蒸腾着闪烁着。

  硫磺的气息芬芳四溢,周泽楷那两把枪冰冷的枪口泛起的淡青色烟雾升腾回旋着,似乎也在闪着神秘的点点星光,与天空中真实的星辰照相辉映——死去人的灵魂能变作星星,这话不可考据,但那闪着光的袅袅硝烟中一定是那些消逝在枪口之下的灵魂。

  战斗中的周泽楷远比平时要锋芒毕露,就像一把精心锻造的刀,优美的纹饰让人把它当作工艺品保护起来,唯有出鞘之时,方被人知晓,这是一把杀人的刀。那锋利的气场,让人忍不住腾起战意,挑逗着别人与之一战,或者说,撩上一撩,而叶修的确那么干了。

  他带着人站在暗处,弹了弹烟盒,里头抖索着跳出一根烟来,歪头轻轻咬住,自然有人恭敬地上来给他点烟。烟头明灭,他清浅地呼出一口气,虚起眼歪过头,枪口细微地调整了一下,持枪的手稳得没有一丝颤抖,覆着薄茧的指腹如同之前千万次一样搭上了冰冷的扳机,唯独眼中却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也许是天生的直觉,周泽楷俯身向侧,也索性暗处的人未将准星瞄准要害,弹壳清脆落地之时带着锐利的风的弹头已然射空。躲过子弹的周泽楷并没有劫后余生的庆幸,而是压下身体小心地绷紧了肌肉,他望向毫无顾忌缓缓走向明处的叶修,以及他身后默默跟随的一批随者,向来神色平淡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警惕与疑惑。

  周泽楷微启了唇,却没说什么,只是手上抓紧了自己的枪,不留痕迹寻求对方的破绽。他仔细打量着叶修,视线在那把好似还冒着烟气的枪上停留了片刻,最后却落在了那持枪的手上,修长白皙,明晰有力,就像是一双钢琴师的手,唯独弹奏的乐章却事关血腥与死亡。

  叶修知道他,轮回极具天赋的新人。他暗自勾了勾唇,见他浑身紧绷的模样,莫名起了撩拨的兴致,可如今黑手党内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容不得他肆无忌惮。于是他最终却压下了欺负后辈的坏心眼儿,语气漫不经心不太正式地简洁说道:“嘉世叶秋。”

  即使形势不明身处劣势,周泽楷也丝毫不显慌乱,指掌间的肌肉以最好发力的姿态舒展着。他听闻过叶秋的名字,这个名字代表着无上的辉煌与死亡,被黑手党们奉之为神,所至之处,万人空巷、恭敬有加。叶秋这个老一代的神话,他久慕大名了。

  周泽楷的嗓音极其干净,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清亮,也许是开口不多的缘故,还有些微微的局促。他略微撇着眉,踌躇道,他似乎——“……和嘉世报备过了?”

  他带着疑问抬了抬下巴,沉静的黑眸对上了叶修的双眼。只是一瞬的对视,他却把自己的声音一下子丢失了,夜风轻柔地勾动他的发丝,搔得脸颊发痒。他像是再次见到了那片旷野的星空,无边无际永恒地闪烁着,世间任何东西都不能将其磨灭。叶修的眼中有太多太多他熟悉又陌生的东西,第一次见面便一见如故人。他几乎以为自己会迷失在那双盛满星芒的眼中……

  叶修确实知道轮回传来的通知,近期有轮回的执行者来嘉世的地盘清理门户,按规矩,既然报备过了,轮回的人不僭越,他也不该横加阻拦。于是他抖落烟灰,关上保险将枪别入腰间,耸了耸肩,没有诚意地冲周泽楷笑道:“走火。”



  回到轮回后的周泽楷安静地回应着同伴的招呼,惯带着略微羞涩的浅笑回到自己的房间。他不再坐在窗边,而是全然放松地将自己陷入椅背中,屈起手指轻轻啃啮着自己第二节指关节,两把凛冽的抢温顺地躺在腹部与拱起的双腿之间。他相信一见钟情这种事,因为冥冥之中定会有所注定,就像相隔数百万光年的恒星,也会有人将其连作一个星座,素昧平生的人自然也可能怦然心动。

  但他也知道,一见钟情其实是一件再不负责不过的事了,什么都不了解对方,有什么资格谈情谈爱。更何况在黑手党中,家族与兄弟才是第一位,风花雪月未免太过飘渺。

  可他忘不了那双眼,那双眼璀璨如同星海,那星芒耀目的肆意挥洒,仿佛无所不至,照亮一切,远比母亲和乡人眼中的星光要锐利,可那洒然中却又藏着相似的沧桑温柔。就像记忆中旷野上空的星海,那么广大,那么遥远,那么辉煌,绵亘千古无时无刻不在温柔地注视着旷野的子民。

  有时候,爱上一个人,从他的眼睛开始。心中那些被压抑的光亮,那些遥远而安宁的属于旷野的记忆在刹那间被唤醒,多年杀手生涯磨砺出来的冷酷如摧枯拉朽般崩塌。周泽楷握紧了那两把熟悉的枪,将冰冷的金属贴在自己发烫的脸颊上,内心是无法克制的魂悸魄动。

  叶秋一定是个温柔的人,周泽楷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相,但内心却那么觉得,因为那双动人心魄的眼就像用星光织成的布匹那样柔软。一回想起,就无知无觉卸下了戒备,全身心得迷醉其中——这样下去可不行,周泽楷知道,但又能怎么样呢?

  如果不曾遇见叶修,他本可以忍受那份枯寂而孤独的。



  周泽楷是家族精心培养的底牌,并不常派任务,偶有练手,但更多的却是接受家族的考验。阁下希望他能成为家族的underboss,又或者说阁下希望能够把他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于是阁下这个优雅的传统绅士,在留声机低沉的旋律中送给他一叠别了玫瑰的文件,他说,玫瑰的馥香中与日暮贵族的交易,你会喜欢的。周泽楷沉了沉眼接过——和嘉世的合作。

  那是一次极其重要的合作,所有人都心照不宣这是在给周泽楷铺路。周泽楷便被派去负责和嘉世合作的行刑队。当他看见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男人叼了烟熟稔地笑着和他打招呼时,感觉就像被一枪打在了心脏上,子弹冒着火花穿透了防线,一直一直埋到心底。

  和叶修并肩作战是什么体验?周泽楷抬手凛冽一枪,那上挑的眼角冷冽而坚决,不需去看是否已经命中,他掉转枪口指向了下一个目标。他从未如此大胆地将自己的背后交托给别人,可叶修的存在却偏偏让他能够毫无挂碍地将自己交付出去。枪火与血花中,周泽楷觉得这几乎是一场艺术,如同一首低昂的双人舞曲,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自然而然地落在了节拍上。这种感觉令人着迷,也令人心安,就像缠绕在一起的双子星,彼此互相牵引绕转。

  两个男人在一起,这种事粗暴而简洁,就像烈酒浇火,凭空乍燃。那次的并肩合作后,几次利益上的交锋,几次短暂的联手,又或是几次真枪实干的对抗,他们有不带私情地将凶器瞄准对方的要害,也有迎着昏黄的灯光为对方上药包扎。和着枪火与硝烟、尘土与血污,或许是在战后某个偏僻仓库褪去硝烟气息的相视一笑,或许是休沐时暗巷中的一次偶遇,或许是雨中隔着千万雨丝的不期而遇……大概是其中的某一次,他知道了他的真名并开始叫他叶修。

  也许就是从叶修用他低沉沙哑的嗓音告知他这个秘密的时刻起,一切就像点燃了雾里的一团火,水汽滋滋被烧灼着,拉扯着橘色的火光,他和那片星空纠缠着,难以割舍。


简书

不老歌

AO3

长微博我是未修改之前的版本,尽量还是看前面三个叭(//////)

【END】

注:

阁下:就是Don,老板的尊称

underboss:二老板

星星胸章:黑手党杀手有很严格的等级制度,分级看他们胸前的星星,普遍认为有金、银、铜、铁四种。据说,组织中最具实力的杀手,被授予天然水晶制作的星星

11人委员会:凌驾于所有黑手党家族之上,黑手党的最高权力机构,地点设在巴勒莫

感谢百度百科

还有七天高考

还有十天结束高中生活

说真的,不如跳舞,高考不如跳舞

评论(14)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