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查看此ID

【17H/叶喻】破晓前夕

 @叶喻24H企划进行时 

字数:够的!

AU,《嗜血破晓/daybreaker》

这个设定的吸血鬼除吸血怕光长生外,完全和人类一样,无特殊能力。

建议先看最下面的电影简介

然后本文前情就是

疫病爆发后政府要求捕捉人类提供血液,军方的老叶对此并不配合,于是某人(知名不具)就指使手下把老叶设计到太阳底下烧死他,但是吸血鬼老叶被烧之后跌入河流,于是没死变成了有血液抗体的人类,随后遇到了陈果等逃避政府追捕的在野人类团体。发现了吸血鬼病毒治疗方法的老叶决定老夫聊发少年狂当一回救世主把病毒解决掉,于是去找自己觉得蔫坏蔫坏但十分值得信任的喻打了一炮,顺便和他交流了一下里应外合反攻吸血鬼社会想法。至于为什么要打一炮——对不起打炮是不需要理由的!

笔力太差不知道如何在正文写清楚前后因果,果然我只适合写啪啪啪

—————————————————————————————

“1月21日,常委会表,决通过新血液配给法案,市场流通血液量下降三成,引发多地抗议游行示威……”

“省委省政府举行疫病十周年庆典,庆祝我国全体公民通过疫病从人类进化为吸血鬼,省委书记发表重要讲话……”

“21日凌晨2时,H市数千人于市政府大楼前拉横幅静坐抗议新血液政策,多处工厂商场罢工罢市响应……”

“仅一月内J区发生十余起暗袭者伤人事件,省武警总队二支队已对下水道等暗袭者出没区域进行武装检查……”

字正腔圆的新闻声断断续续夹杂在“嗞嗞”的电流声中,显然,郊外糟糕的信号并不能让车载广播运作良好——哪怕制造商宣称它加装了最新款的信号增幅器。

广播中一条条糟糕的新闻描绘出这个吸血鬼新社会混乱的现状,饥饿、暴乱、原来越多的堕落的暗袭者,这点认知让刚和政府高层扯皮半天的喻文州更加烦躁。

愈发稀缺的人类血液和毫无头绪的血液代替品让整个国家都陷入了濒临疯狂的焦躁中。养尊处优的政府高层尤其如此,接二连三催促军方加快对幸存人类的狩猎,其气焰之嚣张、态度之恶劣,令军方鸽派的喻文州也心生恼意。

“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四点整。安全警报:离日出还有2小时。”新闻中断了片刻,照例开始报时。

“该死的疫病!”喻文州低声咒骂着号称给予人长生的吸血鬼病毒,皱着眉加快了车速。车窗外的风景化作简单的线条向后方滑去,他舔了舔自己两颗尖锐的獠牙,饥饿使那种渴望鲜血的恶心本能更加鲜明。他有些恼怒地注意到自己由于对血液过少摄入而异化的双耳。吸血鬼特有的黄绿色眼眸在挡风玻璃的倒影中捕捉到自己因为缺少血食而细微拉长的耳尖,以及脑后幽幽闪过的银光。

危险!喻文州的脑内拉响了警报。然而未等他拔出自己的佩枪回身反击,金属质的冰凉物体已抵住了他的后脑勺,闪着冷光的枪管带着胁迫性质地轻轻敲在他的头皮上。玻璃只倒映出一个压低了帽檐的模糊人影,他低低抽了一口气——有人潜入了他的车中,随他一路驶出市区,而他却对此一无所知。

 

喻文州被人用枪抵着脑袋,推搡着走进这坐落于郊外的住宅中,持枪者轻巧地解开了他大衣的扣子,带着棕色皮手套的手指轻佻地在他的腰部徘徊片刻,旋即取走了喻文州腰后的佩枪。随后在喻文州压抑着的薄怒中,手指暧昧地自下而上,若有若无地隔着衣料抚过喻文州身躯,从腰腹,至胸膛。

“阁下还是不要做得太过了。”喻文州沉下眼,语气微冷。

身后的人没有出声,喻文州却觉得他有些轻慢地笑了一下,放肆移至胸口的手随之在关键处停住,随后利落地反手抽出了他放在大衣内袋的门卡,轻车熟路地挟着喻文州进入了暗着灯的室内,仿若他的动作至始至终只是单纯地为了搜寻门卡。

挟持者突然贴近了喻文州,带着体温的身体紧贴上喻文州的后背,两人紧贴着状似亲密地踏入住宅中,在大门缓缓合拢后,门外感应的过道灯为之一暗。最后一抹灯光的消逝令喻文州陷入黑暗,为了适应黑暗,吸血鬼偏向兽类的诡谲瞳孔不断放大,黄绿色的虹膜在一片暗沉中莹莹闪着光亮。

短暂的亲密紧贴后,挟持者拿捏着分寸退后些许,然而极具威胁的枪支依然威慑着喻文州。这是一个人类,吸血鬼敏锐地意识到这一点,刚刚一触即离的接触让他清楚感知到了挟持者迥异于吸血鬼的温热的体温与有力的心跳。

人类的枪支亲吻着吸血鬼的后脑,带着他绕过门口的玄关,在他的惊疑不定中走向了卧房。

 

恶劣的挟持者绊住了吸血鬼的腿,将他推向前方,喻文州重心不稳地跌撞几步,膝盖磕在床沿,如人类所愿跌坐在柔软的床铺上。还未等他从床铺上起身,突然亮起的橘黄色灯光刺得他眯起了双眼,短暂的失明更是让他警惕地绷紧肌肉护住要害。

几秒后,眼前的黑暗如潮水般退却,慢慢显露出对方靠在门框上的身影。他斜倚着,漫不经心屈起一条腿,有些风尘仆仆的萧瑟感。深蓝色的大衣内着了一件棕色马甲,压低的爵士帽与垂下的凌乱发丝遮住了他的眼睛,只露出略显沧桑且令人熟悉的侧脸。

不可置信在喻文州的眼中一闪而过,惊喜、警惕、质疑最终化为一种带着冷冽锋芒的沉思忖度沉淀在眼底,他太熟悉这个人了。

“……叶修。”

喻文州声音低沉笃定地吐出对方的姓名,吸血鬼的尖牙在唇下若隐若现,暗藏了一分疏离的提防。

对方只是将手中的枪扔在一旁的置物架上,慢条斯理地斜睨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捏住皮手套的边缘,从容地脱下手套,好像全然不惧喻文州在此间隙中暴起反击。

最终,他将棕色的皮手套随意抛盖在了一旁的手枪上,白皙修长的手指从手套下解脱出来,灵活地活动了一下,在风衣的口袋里摸索了一阵,皱了皱眉——没有火,于是只掏出一根皱巴巴的烟叼在嘴中。

叹了口气,叶修终于转向牢牢盯着他的喻文州,瞧着那双黄绿色的眼中几乎化为实质的怀疑与警惕,有些无奈地歪了歪头,随后一边整了整衣领摘下帽子,一边抬腿走向床头。路过喻文州时,他顿了一下,随手将手中的爵士帽扣在了喻文州头顶,在喻文州无所适从的一丝慌乱中眯了眯眼,又像安抚小兽一样轻轻按揉了两下。

“借个火。”

他说。

 

一如曾经千百次那样拉开床头的抽屉,在里面摸索了一下,随后略带得意“啧”了一声,从中掏出一个打火机。

喻文州是不吸烟的,叶修摸索出的打火机是他曾经留在这里的。喻文州有些怔神,这和以前多像,仿佛眼前这个人从来没有离开过一样。他甚至能清楚地回忆起叶修之后的动作,点完烟,精准地将打火机投入抽屉,指尖夹着点燃的香烟撑在被褥上,挑眉沙哑笑着,将他压倒在这张床铺上,捏着下巴度过一口烟来。烟气缭绕,熏得他目眩。这是曾经。

此刻的叶修打开了窗户,腾起的烟雾流水般淌出了屋内,郊外缺少人气的冷意从窗外蔓延进来,扑打在喻文州的脸上。他借着冷意带来的冰一般的理智抹了把脸,注视着若无其事吐着烟的叶修。烟雾后叶修的眼神比起从前多了一份沧桑,就好像被打磨去尖锐的石头一般,露出内里玉一般的沉静包容。

他看出叶修有些踌躇,在叶修身上极为罕见的踌躇,目前为止叶修表现得从容、恶劣、甚至是轻佻,可却独独无法掩盖这一份踌躇——叶修在不知所措。

这副模样真是少见,他在踌躇什么呢。喻文州盯着叶修的神情有些想笑,却没有成功。最终他只是抿了抿有些干裂的下唇,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将头上的帽子取下,下意识拽紧在手心里:“他们说……你被烧死了……”名为叶修的吸血鬼,被烈日焚烧而死——至少嘉世是这样宣称的。

叶修右手夹着烟抖了一下,松散的烟灰飞散出窗外:“是的。”他低头注视着手指间明灭的火星,像是回忆着什么,顿了一会儿又吞了口烟,风轻云淡地笑了笑:“挺疼的。”

喻文州听罢低下头,盯着自己手中捏皱的爵士帽不语,指尖用力得有些发白,他不喜欢叶修这种语气,让人觉得他离自己很远,明明近在咫尺,却遥不可及。这种感觉让他回想起听到叶修死讯时那种无力与迷茫。

 

一支烟很快烧完,叶修关上窗,像是已经平复下心中的不知所措,神色中的踌躇此刻终于淡去,他走到喻文州身边坐下,一只手搭住喻文州的肩膀,侧了侧头看向喻文州的面容。感受到叶修的靠近,低头掩盖自己彷徨的喻文州神色微动。

叶修捏了捏他冰凉的耳尖,语气无辜而无奈:“别一副受我欺负的样子,我可什么都没做。”

这样亲昵的动作让喻文州无法抗拒,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别过头去,仿佛累极地向叶修靠过去,顺势将头埋入了叶修的肩窝。吸血鬼冰凉的额头抵着人类温热的肩,叶修身上淡淡的气息萦绕着他,让他觉得好受不少。

“无论如何,我又活过来了。”叶修抚了抚他的发,叹息道。

叶修活过来了,不仅如此,甚至是作为一个人类活过来了。喻文州明白叶修的意思,从死亡中归来的他显然已经掌握了那把治愈病毒的钥匙。

“我只是不知道……该不该将你牵扯进来。”叶修的手指缠绕起喻文州的一缕发丝,在指尖细细碾磨着。此时叶修完全打消踌躇的语气,与其说是犹豫询问,不如说是种不容拒绝的邀请。

“可你已经来了。”喻文州抬起头注视着叶修墨黑的双眼,这双属于人类的,对喻文州势在必得的眼睛,他凑上前去用唇触碰了一下叶修的嘴角:“我逃不掉了,不是吗?”

有人的地方必然有分歧。有人认为吸血鬼病毒是上帝的赐福,也有人视其为洪水猛兽。军方有着追捕圈养人类的部队,同样也存在着研究治愈吸血鬼病毒的科研项目。从前喻文州是中立派,如今,面对濒临崩溃的吸血鬼社会,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这种所谓的长生从一开始就是种错误。

作为军官的喻文州要亲身去违背军队的纪律性,暗中参与治愈长生病毒的革命,叶修知道这是多困难的事。可叶修也足够了解喻文州,这个理智到总能舍弃掉情感与原则,选择国家最大利益的男人,这个时候也唯有他才能被完全信任。

叶修敛去眼中暗藏的锋芒,喟叹地吻上喻文州的唇,唇缝中流淌出的声音沙哑而柔软:“……是。”


不老歌(其实根本不需要)【只存在不老歌,找不到了ORZ


电影简介:

一场疫病后,整个人类社会,上至权贵下至流浪汉全都变成了照到阳光就会被烧死的吸血鬼,一切看似丝毫未变,星巴克依然存在,然而售卖的却是20%纯度的鲜血饮品,学校变为凌晨授课,汽车开发出了全遮光的日间模式,仅存的少数人类被像家畜一样捕捉圈养起来。

然而越来越少的人类导致了鲜血短缺,饮用吸血鬼血液或长期饥饿状态下的吸血鬼,脑前叶大面积退化,耳朵伸长身体变形,心智功能如逻辑、情感及大部分语言功能丧失迅速,不可逆地成为失去理智渴求血液的怪物“暗袭者”。

成为吸血鬼,有人认为这是进化,有人认为这是一场比癌症更加可怕的疾病。而幸存的人类发现,阳光在烧死吸血鬼的同时可以使吸血鬼产生一种抗体,这种抗体可以使吸血鬼变回人类(电影里是晒了阳光跳水里就可以活下来,然后就变回人类了)。饮用治愈者血液的吸血鬼也会在短时间内变回人类。

评论(7)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