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查看此ID

【双叶】焚身(上)

焚身(下)

————————————

       男人背靠着石墙席地而坐,身上的武器早已被人搜走,沾满尘土的长风衣曳在地上微微堆叠起来,显得陈旧而落魄。然而他虽被囚于石室,处境狼狈,却依然显得不慌不忙,被镣铐锁起的双手悠然交叠在屈起的膝盖上,放松的身姿从容不已。

 

       他听见战训靴踏在地上特有的清脆响声,有人低声屏退旁人独自进入了石室,于是低垂的脸上露出一丝隐约的笑意,但却依旧不作动作,仿佛没有听到任何动静一般。他知道那是谁,知道他的目的,甚至能在脑中描绘出对方接下来的动作与话语,对于全局的掌控使得他更为坦然——他有自信,过分的亲密与熟悉使得对面这个人哪怕全副武装,也将毫无抵抗之力地被自己抓住弱点,轻易击破。

 

       叶秋停留在囚室门口,低下视线看着面前这个被拘囿在囚室中的男人,下意识触抚了一下腰后的枪支,指尖感受到枪支的冰凉,这才压下心中毫无缘由的忌惮心惊与那细微到不可察觉的慌乱。他知道以叶修的能耐不会没有察觉的自己的到来,可他向来没琢磨透过叶修的心思,从小到大。那也便懒得琢磨了。

 

       他落了锁,转过身,或许是终于抓捕到叶修的成就感,或许是枪支带来的踏实感,又或者是密闭的囚室放大了他心中一直压抑的怒气,使得他失去惯有的谨慎戒备,轻易被叶修满不在乎的态度所激怒。叶修总能让平日自诩镇静的他失态。

 

       他箭步上前,弯下腰揪起叶修的衣领,有些急不可耐地想要从这张一直风轻云淡的脸上找出懊恼后悔的神情。他无数次想象捉到叶修后要怎样教训他,怎样让他懊悔痛哭着认错,让他乖乖地受罚后与自己回家——或许还有一些更深的渴望。

 

       可是事实总不尽让人得偿所愿。

 

       叶修的双眼被黑布蒙上,此刻却如同对视一般抬起头颅,恰对着叶秋的眼眸。他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做不了,可却从容不迫,任由叶秋恶狠狠地拽住他的衣领,在叶秋开口之前笃定准确地吐出对方的姓名:“叶秋。”

 

       刚要出口的话被噎在喉咙里,叶秋一时无言,双目紧盯着对方平静微笑的面容,那张与自己相似至极的脸上似乎毫无悔过之意,看上去熟悉而陌生,心脏仿若漏了一拍,有什么埋在黑暗中的东西蠢蠢欲动。半晌,他才冷笑一声,竭力让自己听上去运筹帷幄:“是我,终于被我抓到了,没什么感想吗?”

 

       叶修的笑意更深,黑布蒙着他的双眼,使人辨不明晰他眼中蕴含的情绪,却也清楚传达出一种看到叶秋终于成长的自得与感慨。叶秋大概能想出黑布下他的眼眸是怎样一种深沉的色彩,心中更是憋闷,只闻他轻松夸赞道:“干得不错。”

 

       他从未想过叶秋现在能成长到这个地步,甚至让他失手被抓,哪怕是敌对拥兵的联合围剿也未做到的壮举,确实是不错了。叶秋短暂地怔忪一下,继而心中的怒意压过了环绕心间的异样与危机感,带了勃然的愤怒与不可置信重复了一遍叶修的答案:“干得不错?”

 

       听闻叶秋剧烈的反应,叶修微笑点头,似乎说着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仅此而已。”

 

       漫不经心地态度让叶秋陡然失却分寸,大力扯起叶修的衣领将他稍拽起,语气中盈除了瞋目切齿外还带了丝不为人察的委屈,多年来独自承受的压力,多年来对兄长的思念与担忧,多年来压抑别样心思的苦闷,一并涌上心头:“无耻!你都不觉得羞愧吗?你……”

 

       叶修像是从短短几字中窥看到了叶秋内心的隐秘,饶有兴味地歪了歪头,做了个整暇以待洗耳恭听的姿势。叶秋突然说不下去了,平日在内心无数次的长篇大论这一刻却都消散了,叶修沉着淡定的表现让他恍然明白,他的兄长是怎样一个坚定固执、难以说服的人。他沉默了一会儿,闭了闭眼,压下心头思绪,再次开口:“你真的不能和我回去吗?”

 

       叶修被铐住的双手从膝盖上抬起捏住了他抓着衣领的双手,手指在关节处稍稍动作,轻易让叶秋松开了手,他没有回答,而是指了指蒙住自己眼睛的黑布:“帮我解开这个。”

 

       叶修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如同引诱着人听从他的指令,但叶秋语气冷硬,拒绝了他。干脆得就像是幼稚地报复叶修不回答他的问题一样。

 

       “算来也有十年了吧”,叶修却没有恼意,笑着摇头,宠溺而无奈,不厌其烦地再次说道:“不让我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吗?”

 

       已经十年了。叶秋面色微微松动,稍稍纠结了片刻,终究挡不住“让阔别十年的兄长正眼看看自己”的诱惑——或者是“完整地看看阔别十年的兄长的容貌”的诱惑——色厉内荏恶狠狠威胁了一句,继而上前倾身,双手绕到叶修的脑后。

 

       这大概是一个极大的错误,没有比听从叶修这个指令更糟糕的事了。但此刻,叶秋经历过怒意盈天的内心却充满一种极为强烈的渴望,如同一头小野兽用幼嫩的爪牙抓挠着他的心底,痒意令他的心脏空虚起来起来,希翼被充填完满,这种没由来的骚动迫使他鬼使神差解下那块黑布。

 

       黑布轻缓地滑落,叶秋只来得及瞧见一双充满深沉笑意的黑眸,没来得及仔细辨认那眸中笑意的含义,下一刻他便被用力扯住衣领向下拉去,一个冰冷的、不容拒绝的、充斥侵略意味的吻捕猎住了他。

 

       兄长的吻带着一股陌生的烟草味,极具攻击性地叩开叶秋的唇舌,掠夺接触到的一切。空间、空气、乃至叶秋意识中的清明,都在被恶劣地剥夺。这并非是一个温柔缱绻的吻,粗暴拉扯的动作让叶秋有些战栗,可对象恰恰是叶修,这让叶秋不由沉溺其中。

 

       一个糟糕的开局,将会让人输的一无所有。叶秋的理智负隅顽抗地反击着,挣扎着,在叶修的追捕下试图逃离这个简单直白却危机重重的陷阱。他与欲望交战,与本能抗争,幸而,他成功了。即使这只是踏入另一个陷阱的开端,但此刻,他推开了自己的兄长。

 

       “……你!”叶秋触电般收回绕在叶修脑后撑着墙的手,猛地向后一仰,挣脱了囚犯的吻,狼狈地跌撞在叶修屈起的膝盖上,他面上带着隐约的害怕被窥看内心的惊惶,竭力掩盖着暴露出来的一切:“你疯了!”

 

       背靠石墙,屈腿坐在地上的囚犯唇边悠然笑着,扯开尚挂在脖子上的黑布,从容地微抬起头,看着几乎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叶秋:“疯了?想要被吻的那个分明不是你吗?”

 

       被镣铐锁在身前的手抬了抬,点在叶秋的心口,眼中带了评估般的审视:“这个表情,不正在喊着——”

 

       他停顿了一下,眼中是与身陷囹圄的现状截然不合的自信沉稳,宛若欣赏一般将目光停驻在那张愈发慌乱的面孔上:“亲吻我。”

 

       惊恐与逃避炸裂在他脑中,他试图否定叶修所说的一切,可一时间又不知从何反驳。毕竟,这确实是事实啊。他耳中嗡嗡轰鸣着,可叶修的话语不可阻挡地传入他的耳中。

 

       叶修摇头笑道:“为什么要做出一副惊怒的模样,反过来指责我呢?想要的那个人,明明是你啊。”

 

       腌臜的心思曝晒在阳光之下,那些对兄长不可告人的欲望,那些羞耻的有违伦常的情愫,在光天白日下滋滋作响,彰显着存在感。

 

       叶秋只觉得浑身发冷,几乎是失去理智般伸出手,想要去捂住叶修的嘴:“闭嘴!”

 

       “要怎么办呢?”即使带着镣铐,叶修也轻易躲开了叶秋的动作,捉住了他伸来的双手,并用力将他拉向自己,直至近得能感受到对方的吐息。他低沉笑着:“现在要怎么办?该用什么来让我闭嘴呢?”

 

       叶秋猛地一颤,眼神闪烁着,下意识抿了抿唇。

 

       目光不由自主,落到了叶修的薄唇上。

评论(22)

热度(334)